Dec 1, 2016

Turn Around II: 3Y

當事人堅稱她在練習ㄅㄆㄇ


蛇妹滿3歲。

跨進11月後,蛇妹內建的生日倒數碼表便自行啟動,每天都要提醒我數回她的生日已經不遠,即使屢遭指正,「呃,其實還有點久欸。」仍不減她滿腔熱情。後來大概覺得口說無憑,竟然自個兒抄起月曆,翻著頁逼我明示究竟哪天,此後若行宣傳便一定扛出月曆,自以為手握實證即如擁鐵盾。

除了生日之外,她對聖誕節也有強烈的期盼,而且還非常清楚的認知,這兩個節日都將關乎她的個人收穫。於是當虎姊從學校帶回一本玩具反斗城的目錄之後,蛇妹看得比誰都要認真,不僅晨昏定省,還要預習複習,當然更少不了邊翻閱邊下訂單的必備儀式,直到我幾乎崩潰地宣稱禮物已經備妥,不用再對媽許願才肯罷休。

蛇妹近來的熱情雖像一把火,可惜卻沒能燒滅細菌病毒。兩歲半以前幾乎與病字無緣的此姝,這兩個月來動輒掛病號,咳嗽鼻水難癒,腸胃狀況也不太好,不知是否與近來外務多,頻頻出入幼稚園有關。若真如此,那明年入學正式踏進毒窟之後,看來又少不了來場為期半年的免疫力硬戰。

這個月蛇妹迷上了たしろ ちさと西村敏雄的繪本。前者有幾本描述四隻動物室友共度聖誕、夏祭的作品,色彩柔美的水彩畫風,內容略長,虎姊與蛇妹都百讀不膩。西村敏雄的繪本同樣以動物為主角,造型雖非可愛路線,但內容奇想幽默,一樣深得幼兒歡心。

儘管三不五時就要拿玩具反斗城的目錄轟炸我,不過本月蛇妹對玩具的熱情遠低於畫畫、自導自演音樂劇,以及角色扮演遊戲。我記得虎姊像她這麼大時還只會亂塗亂抹,蛇妹現在倒已經能畫出圓形、四角形,並且開始臨摹特定物品的形狀,果然有個姊姊在前頭領軍,和只靠廢柴媽媽還是不太一樣。

至於自導自演音樂劇,看了不下百次的冰雪奇緣難脫干係。現在我已經學聰明了,假如看到她突然倒地念念有詞,不必急著上前關切是否傷病,大約默等個五秒鐘後,就會見一幼女表情誇張地躍起,「戴冠式だ!」接下來就準備洗耳恭聽,(偽)安娜姐以歌聲傾訴她如何期盼出生以來第一次的歡宴。

角色扮演遊戲算是家家酒的延長線,只是一般角色扮演遊戲的情境多在模擬店家買賣,虎姊蛇妹最熱愛的主題卻是圖書館,持卡、借還書,以及館員掃描書號的過程百玩不膩,還會為了由誰說出「予約の資料もお願いします(麻煩您,我要領預約書)」吵翻天,讓一旁聞言的老母滿頭黑線,很想拜託她們別這麼忠實地暴露我的基本生活路線。

上個星期,煙斗爸媽先幫兩小提前慶生。吃過蛋糕又收到禮物,姊妹倆的欣喜自然不在話下。不過最令我驚訝的是,不待我和煙斗提醒,蛇妹竟然自個兒就打直了腰,對著爺爺奶奶深深一鞠躬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離開前還自動自發地又說了一次,讓我登時對她湧起了無限敬意

比起半年前聞幼稚園就「嫌だ、嫌だ」頭搖個沒完,這陣子蛇妹似乎對幼稚園生起較多好感,會比較主動地和老師們打招呼與對談。希望這是一個好的徵兆,待跨過冬天以後,年滿三歲的蛇妹能夠開開心心上學去。


三歲生日快樂!

Turn Around: 6Y



虎姊滿六歲。

跨出嬰兒期後,難得又出現了一個讓我深刻感覺到她進化速度的年頭,這成長同時涵蓋了身心兩域,繼脫嬰入幼之後,「幼」這個字只怕也快不適用於她了。

在肉體上最顯著的變化,是她揮別了第一顆乳牙。

上大班以後,陸續開始有同學步入換牙期,周邊的變化令她對換牙一事充滿興趣,時不時就要追問,「為什麼誰誰誰已經換了?」、「你小時候是什麼時候換的?」而每個問號後頭其實都指向一句沒有明說的期待,「什麼時候才會輪到我?」不過為母的不是萌萌,不敢自認聰明揣測(或者虛構)老天旨意,總是兩手一攤搖搖頭,請她耐心等候,萬物自有其時機。

結果這時機其實也沒讓她守得太久,暑假以後,大約是成齒即將出頭,下排牙齒間開始慢慢生出縫隙。十月底,門牙前後晃動,和同學媽媽聊起時,她推測大概還需一個月。沒想到兩個星期後,這牙竟然就在虎姊打流感疫苗二劑時,隨她哭著哭著脫落了。據說當事人並未察覺,幸好長工注意到口罩染血後立刻機警檢查,同時託請護士代尋,才讓虎姊得以捧著她期盼已久的落齒回家。

最近下門牙二號也開始不安於位,看來距離她的寶貝齒盒新增收藏的日子已經不遠。

為姐意識的增長是另一個令我感佩之處。

我自己沒有姊妹,並不清楚姊妹互動該是什麼情況,不過觀察虎姊蛇妹這對同日出生的射手座至今,覺得他們兩人似乎還算合拍,雖然吵起架來拳打腳踢一點也沒在客氣,但好的時候又真真如膠似漆。這從還沒有明確時間觀念的蛇妹,每天起床第一個問題就是「虎姊今天要上學嗎?」如果答案肯定,她會不太甘願地嘟著嘴,「她去上學,我寂しい(很寂寞)。」的真誠反應可見一斑。

私以為,蛇妹對姊姊的深愛並非全部來自天性,應有更多是孕育自虎姊從沒斷過的玩樂點子,和搞什麼活動一定揪妹與會的反應,也多虧了虎姊總是領著妹妹一塊,這一年我才可以多睡了幾回懶覺,順便多接了幾個譯案。雖然說她也不是沒有鬧到令我崩潰的時候,但相較於前兩年,今年的表現著實穩定許多。

有回我因事外出,長工獨自帶隊去遊戲間。途中遇上蛇妹要上廁所,偏偏遊戲間的幼兒便座只設在女廁,據說虎姊見狀,二話不說推開老爸,「我來!」然後就自個兒牽著妹妹進了廁所,從協助妹妹穿脫褲子到拭臀作業,一項都沒忽略。回家聽了長工、蛇妹,以及虎姊轉述之後,我聞言非常驚訝,畢竟我從來沒有,也不曾想過要求或訓練她幫妹妹做這些,所以她能自發性行動至此,真的讓我非常感動。我想,這大概就是虎姊為姊的溫柔。

虎姊的成長還表現在她對文字與口語的反應 之上。她雖然還是喜歡纏我念書,但其實自己念的時間也增加了,同時開始會抓著無法理解的詞彙追根究柢。除此之外,我也越來越常被她糾音。我想今年我的日文要是能有一些些的進步,虎姊絕對是最大功臣

明年四月,虎姊即將踏進小學,面對這處未知的領域,虎姊本人期待滿滿,我也是,但更多了一些緊張。好不容易才明白幼稚園媽媽的竅門,現在得跟著學習小學家長應有的姿態,不知道我能不能扮好這個角色,總之就跟虎姊一起加油。


昔日煙斗仔,今日虎姊,6歲生日快樂。

Nov 25, 2016

[Tokyo Insider]台場海盜王餐廳 美酒佳餚搭配無敵夜景


幽暗的燈光、詭譎的氣氛,猛然抬頭,竟然還有個凶神惡煞的海盜衝著人咧嘴大笑!?沒錯,這裡就是台場的海盜王餐廳,店內所有造景、裝潢,全都模擬海盜船設計,就連侍者們間彼此招呼用的都是暗號密語,要帶領食客們一起來場神祕的海盜之旅



Nov 21, 2016

[Tokyo Insider]認識東京 從「江戶東京博物館」開始




江戶小販的扁擔裡藏了什麼法寶?下町居民如何歡慶祭典?東京小學生吃什麼營養午餐玩那些遊戲所有你對江戶/東京的疑問,都能在兩國的「江戶東京博物館」找到解答。

Nov 15, 2016

蛇妹的七五三





今天是七五三,雖然吾厝很有效率地在一個月前完工交差,不過還是在這裡應景小記一番

有別於虎姊當年的慎重其事,拍照前還蒐集資料做過市場調查,到了蛇妹時,眾人心態皆十分淡然,不管是照相館神社,還是包套方案,都不想多費工夫,反正當年怎麼辦,現在比照解決即可,要是能少一事,可千萬別自找麻煩

幸好照相館很給面子(沒有倒XDDD),地點是換了,服務倒沒受影響,攝影棚和化妝間甚至比以前還要寬敞,服裝的選擇性也更豐富只是多不多好像也沒甚麼影響,因為選來選去,蛇妹選到的仍是和虎姊當年一模一樣的戰鬥服少女情懷初綻的虎姊則明顯比妹妹開懷,因為老母我本人無意享受免費妝髮,這機會順理成章由虎姊繼承,照相館又很大方地同意借她一套七歲和服,她們姊妹於是得以和裝入鏡

現時的七五三行程一般包含兩大重點,其一是棚內攝影,其二是外出參拜。而對正值叛逆期巔峰,對萬事皆很有主張的近三歲兒來說,這兩樣毫無疑問都是折磨他們也折磨父母的場合

虎姊當年拍照時儘管表情僵硬,但因她熱愛華麗毛皮的虎性堅強,所以還能堅持到拍完整場。相較之下,蛇妹就沒那麼好伺候了!第一次上鏡時,臉臭、黏人、耍脾氣全套作齊,結果兩個小時還拍不完一套服裝,只得擇日再戰。第二次特意挑了晨時報到,並改從西式禮服開拍,加上有老練的化妝師助陣,果然順利完成任務。

然而,到了外出參拜日,她的脾氣又上來了。從在化妝間起,就一直嚷著不想穿被布,捱到了神社之後,又一路抱怨「我最討厭七五三。」聽得眾家人頭皮發麻,真怕等會她在宮司面前「坦誠相告」,那只怕我們集體土下座也無法換得神明見諒。

還好該完成的任務還是順利完成,兩週前終於取得七五三攝影的成品不過依照慣例,什麼裝框照大本寫真集,我們還是直接留在煙斗老家,只帶回電子檔的光碟片,接下來等明年初回台拍完與外公外婆版,再自印方便收藏的小冊版


才剛了卻一樁任務,突然就想起,啊,明年換虎姊七歲,這一切又要再來一次啦(而且可能到那時千歲糖還是沒有吃完)……

[Tokyo Insider]走訪足立區生物園 和蟲魚鳥獸近距接觸




在東京這座水泥森林裡,想找美食科技新品不是難事,但若家裡的小朋友想要觀魚賞蝶,或和小動物近距接觸,難免要讓爸媽傷透腦筋。不過別擔心,現在只要走趟竹之塚的足立區生物園,便有機會和蟲獸面對面

Nov 9, 2016

[Tokyo Insider]押上「調皮天堂」 歡迎小朋友來搗蛋


剛剛慶祝四周年慶的東京晴空塔,是許多遊客造訪東京時不會錯過的選擇。只是儘管它可攀高眺景,裡頭也有不少吸睛的特色商店,但對愛跑愛跳、渾身是勁的幼童來說,這裡恐怕就是個人擠人、難以伸展的折磨點。如果您身邊的小朋友忍不住出聲抗議,不妨領他步出晴空塔,前往附近的「調皮天堂」(わんぱく天国)施展身手,用力放電

Nov 1, 2016

Turn around II: 2Y11M


蛇妹滿211個月。

本月活動滿檔,媽不停蹄,光是面對各種事先敲定的活動都覺得應接不暇。偏偏就在此時,蛇妹突然發了燒,而且不來則矣,一燒四日,看診、驗尿皆查不出所以然,退燒藥也全無作用。正無奈地打算拎小童去抽血抓真兇,燒又無聲無息地退了,隔天冒出一身紅疹,這才恍然,喔,看來是遇上了江湖傳說的「玫瑰疹」。

媽雖二當,但與玫瑰疹還是初回交手,對此症知之不詳,連上網路查查是否有需特別留意之處。結果意外發現玫瑰疹在日有個別名「不爽病」(不機嫌病),這下總算解開了蛇妹情緒一日壞過一日,還突然從獨立份子轉型橡皮糖的秘密;回想蛇妹淚眼脫栓、超難伺候的一星期,我只能說這別名真是取得超級貼切啊。

如廁習慣已經穩定,上月才提到夜裡我會好說歹說勸她穿尿布,結果發文隔日開始她就拒絕再與尿布有任何瓜葛(果然有追文吧?),而且表現也算爭氣,外出去遠足、運動會都沒上演漏尿慘劇,讓我對她的膀胱充滿了無限敬意。唯一的副作用是,兩姊妹如廁會開始爭先後,輕則鬥嘴,重則拿馬桶當大風吹的王位,讓隨從我本人心中十分惱恨,很想對她們大吼,「不上快讓,當你媽的膀胱是鐵打的嗎?」日宅一家只有一個廁所的設計,真是很不人性!

自從叛逆之火點燃後,餐桌就成了蛇妹發威的戰場。昔日來者不拒、好餵好養,飯不見底不肯離座,每餐都能自己搞定的小甜心已經走入歷史,現在吃一餐飯至少要聽她「嫌だよ」、「我不要吃OOO」五次,吃累了要嘛下桌散個步,要嘛轉身遞上筷子湯匙「媽媽餵」。本來以為經過虎姊當年磨練,現在我對這些鳥事應該已有頑強抗體,可惜事實並非如此,每天重複經歷這些還是令人有夠崩潰,只能一再在心底默念「還有半年,還有半年,還有半年」自我安慰。

這個月先後出席了運動會(可惜中途取消)、公寓秋祭(贏得的玩具在一個小時候就丟了一半)、七五三參拜(當著大殿狂喊「七五三、嫌だ」)、幼稚園說明會(2/3的時間都在干擾我聽說明)、遠足(全程只關心何時可以開便當)、萬聖節化裝舞會(領完點心後立即表示要更衣退場),以及便當會(依然只關心何時可以打開便當)。一連串外務訓練的結果,是終於「略敢」和姊姊同學們互動(也可能是因為被打賞了零食),不過對同齡的小朋友仍是觀望居多。

在繪本部分,除了繼續支持仲村道子的「パオちゃん」系列,還迷上了ジャンボKAME的水果系列繪本,並且對繪本王道「包姆和凱羅」系列重燃熱情。親近頻率較高的玩具則首推「プッシュブロック」,常會自己挑戰組裝不同造型(失敗後再惱火地呼媽相助)。

生日將近,我向兩姊妹確認生日禮物心願,蛇妹毫不猶豫地點名要冰雪奇緣城堡,屢問不改,讓原本有意送上森林家族系列的老母十分絕望,只能把自己的心願收拾妥當,上網另尋塑膠版艾倫岱爾的蹤跡。至於那追加補充的什麼「我生日想吃安娜的蛋糕!」由於難度實在太高,這回老娘就先當作沒聽到,畢竟媽不是萬能,日日與反抗期兒纏鬥的媽更是萬萬不能。

兩歲階段的最後一個月,那,就衝囉!





Oct 31, 2016

[Tokyo Insider]糖蜜抹唇、甘香繚舌 Ameya Eitaro美妝小點甜進心房



為什麼明明是甜點區,但是櫃中不見蛋糕,也沒有餅乾身影,倒是排滿了晶燦唇蜜與氣味淡雅的香花片呢?別懷疑你的眼睛,這些瑰麗宛如美妝品的,全是Ameya Eitaro精心設計的糖飴。